慌亂逃跑時被丟下的鞋子
  一名傷者在醫院內輸液
  包裹被丟在售票窗口前面
  圖中男子的母親在昆明火車站的恐怖事件中失去了生命,與家屬相擁痛哭
  飯店老闆娘拉下捲簾門救了200多人
  2日,昆明火車站西側的重慶家常菜飯館照常營業。提起1日晚間發生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老闆娘陳芳依然驚魂未定。
  當晚9時許,陳芳和往常一樣招呼著客人。突然,火車站站前廣場上傳來一陣陣騷動。陳芳有點莫名其妙,待一位拖著行李箱的旅客跑到飯店裡面,她才得知,廣場上有多名歹徒在持刀行凶,見人就砍。
  隨之而來的是,廣場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涌往飯店這邊,顧客也都停下了飯筷站起來往牆角躲,陳芳高喊著就餐的顧客照看好自己的財物。
  飯店外面,提著行李的旅客,沒穿鞋子的旅客四散逃命。陳芳見情形不對,招呼著跑到門前的旅客進屋。很快,80多平米的飯店便擠滿了人,很多沒地方站的旅客直接站在了桌子上、竈臺上。
  “實在是太多了,但是飯店已經容納不下。”陳芳講起當晚的事情,顯得有些無奈。她忍痛讓伙計把捲簾門拉了下來。
  飯店里瀰漫著一股緊張而又悲戚的氣息。許多小孩子和婦女在哭泣,男人們則顯得迷茫而無助。
  陳芳告訴記者,當時飯店里塞進了兩百多人。大概到了10時左右,她才將捲簾門打開,發現外面全是警察後,讓旅客自行離去。
  手機店老闆收留10餘人反鎖店門
  昨日上午,昆明市第一人民醫院普外科,幸存者杞文和正接受警方筆錄。
  儘管事發已過去十多個小時,提及前夜情形,他依然驚魂未定。前晚8點半左右,杞文和送朋友及其家人回安陽。
  人群四散時,第一售票廳逃出來的人把杞文和一行人衝散,朋友的母親被堵到行李寄存處,大腿、背部、腹部各中一刀。
  杞文和說,一男和一蒙面女子追趕他,最近時不足五米。廣場上一個手機店老闆收留了他和十多名乘客,並將店門反鎖。
  杞文和說,他和朋友拎著滅火器準備拼命。隔著玻璃門,兩暴徒用刀指著人群,隨後離開。
  民警持叉沖暴徒大喊:你們幾個來砍我!
  1日晚9時,昆明火車站。宏盛招待所的陳宇貴正站在出站口拉客,因影響了秩序,他和幾個同伴被車站派出所的警察帶入治安亭。
  進去沒多久,火車站廣場發生騷亂,多名歹徒手持西瓜刀瘋狂砍殺無辜民眾,旅客紛紛逃離火車站廣場。正在給陳宇貴登記的派出所副所長張立元見狀,為治安亭里的每個人發了一根木棍,自己拿了一根防爆叉,大家一起跑出治安亭。
  陳宇貴出去一看,“懵了”。兩男兩女在站前廣場的臨時售票點見人就砍,地上已經躺著十多個人。張立元跑向歹徒,向他們喊話:“喂,你們幾個來砍我!”不知從哪裡又出來一名男性歹徒,五人齊齊向張立元砍去。
  張立元揮舞了下防爆叉,向人少的公交車站場跑去。陳宇貴說:“他是想引歹徒去人少的地方。誰知歹徒跑到一半停了下來,拐回去向火車站第一售票廳砍殺。”
  火車站某牛肉麵館的保安老劉截住其中一名歹徒,被歹徒一刀刺中前胸,倒在血泊中。另一邊,火車站廣場30多歲的丁姓保安一棍打在一名歹徒身上,瞬間被五名歹徒圍住,被亂刀砍死。
  陳宇貴提著棍棒和張立元以及頭上已經有約10釐米長刀口的火車站派出所執勤三中隊隊長謝林一起趕過去欲救下小丁。搏鬥中,張立元被歹徒一刀砍斷左手手指。謝林和陳宇貴等人將張立元救下。
  五名歹徒繼續向北京路與永平路方向砍殺,張立元、謝林等人帶傷在後面緊追。在三葉飯店門口,大家將歹徒圍在路口。
  警察朝天鳴槍示警,五人仍然胡亂揮舞著手中的刀不斷挑釁。隨後趕來的特警開槍,四名歹徒倒地。一名蒙著頭巾的女性歹徒仍然不放下凶器,被警方擊中肩甲處,倒在地上。
  陳宇貴脫下自己的白襯衣,緊緊按在謝林的頭部。“沒多久衣服就被血滲透了。”陳宇貴哽咽道:“我和大家抬了四五十名傷員到剛開來的一輛公交車上,車廂地板上全是血,空氣中都是血腥味,好多人在哭。”“公交車裡已經塞滿傷員,一名60多歲的婦女滿身是血,硬是沒辦法上去,被後面趕來的民眾抬往下一輛公交車上。”
  公交車急速向最近的鐵路醫院駛去。到達的時候,鐵路醫院已經人滿為患。陳宇貴等人則向成都軍區昆明總醫院駛去。
  進去醫院,陳宇貴將身上的2000多元人民幣全部拿出來,讓醫生趕緊救治傷者。謝林被送往重症室,目前仍在緊張搶救中。
  黑衣人揮刀砍向女孩
  父親為救她被砍
  事發當晚,貴州六盤水的農民潘華兵為救女兒被砍成重傷。他的女兒被朋友救出,安然無恙。
  其朋友左如興說,他們還剛走出臨時候車廳的棚子,就看到十米開外有七八個黑衣人抽出長刀,向身邊的人砍去。其中有人還用黑布蒙面。
  人群立刻驚叫四散,但潘華兵6歲的女兒跑在前面不知躲避,一個黑衣人揮刀砍向女孩,潘華兵立刻衝上去拉開女兒,刀順勢砍在他脖子上。
  受傷後潘華兵坐倒在地,但仍將女兒抱住。左如興上前接過女孩,潘華兵隨即倒地。左如興看到潘華兵脖子喉結的下方大量出血,並含混不清地說道“不行了”。左立刻撥打120,電話占線。
  這時,左如興看到六七米外,一個黑衣男子持刀向他衝過來。他拉起潘華兵的女兒和自己6歲的兒子向廣場飛跑。
  逃跑過程中,左如興看到凶手將刀幾乎全部插入一男子背部,拔出後該男子倒地,“大概當時就不行了”。
  此時在臨時候車室等候的潘華兵妻子李金梅,見到人群四散奔逃,不知發生什麼事情的她拉著老母親也往外逃,“廣場上隔不遠就一個人倒下,地上都是血。”
  李金梅跑到廣場外很遠處,不敢回去找丈夫和女兒。左如興則帶著孩子跑回火車站附近的賓館。左如興說,兩個孩子都近距離看到了殺人,尤其是潘華兵的女兒,眼睜睜看著父親被砍,當時都被嚇傻了。
  農民夫婦為省錢火車站過夜,丈夫遇害
  59歲的雲南楚雄農民熊文光和妻子陳桂珍要去浙江打工,買了2日早上6點半的火車票。為節省花費,他們打算頭天晚上在昆明火車站臨時候車室過夜。這樣一個決定,竟讓夫妻陰陽兩隔。
  1日晚9時許,10餘名蒙面歹徒持刀在昆明火車站砍殺無辜群眾,死者中有熊文光。
  幸免於難的陳桂珍哽咽著說:“我們都是老老實實的農民,那些人為什麼要這樣心狠?”
  她從丈夫身上找到血染的身份證,還想拿出火車票給記者看,在包里翻了半天卻沒找到。什麼都沾著血,錢上、皮包上、紙巾上。她的手一直在抖,神情已有些木訥。
  最後,她放棄了。“火車票可能還在我老公身上。”綜合新華社  (原標題:“3· 01”暴力恐怖大事記)
創作者介紹

ue71uert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